如何收取3%的中央养老金调整?专家建议“库存+增量”集合

去年两会上,中国首次提到建立中央调整制度,但是,至于实施统筹的比例还没有确定。

今年的两场比赛,这层纱线终于被揭开了。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于3月20日上午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今年将实行养老基金调整制度,中央政府将收取3%的统筹调整费,今后还将进一步增加,以弥补部分省份可能出现的养老金短缺。

3%的比例已经确定,那么收款的基础是什么?同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已经耗尽的地区是否也应该参与退保?“建立中央调整基金制度需要考虑两个问题:一个是中央调整基金的规模,另一个是公平问题。

从这种分析来看,可能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股票归集法(stock collection method),这种方法是基于各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累计余额,要求一次性归集3%。

另一种是增量征收法,即每年为员工缴纳现行基本养老保险费的3%。

这两种方法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同时使用。

“3月22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存量和增量的收集比较合理,不仅实现了中央养老金调整制度的全面覆盖,也实现了互助和贫富均等的目标。

多年来,基本养老保险国家计划的实现一直被视为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靶心”。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该行业连续20多年推动基本养老保险国家计划的实现。

所谓基本养老保险国家统筹,是指各地将资金归国家所有,由中央统一使用的养老统筹体系,在行业中被称为“大收入大支出”。

直到2016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才最终公布了时间表。年底,出台了一项基本养老金国家总体计划。

然而,根据上一年的数据,即2015年,基本养老金余额最高的广东和最低的黑龙江之间的养老金余额相差近70倍。

然而,年底的国家基本养老金总体计划并没有如期实现。

从那以后,就没有出台基本养老金国家计划的消息。

就在业界以为这项改革可能将难以再向纵深推进时,2017年的两会期间,记者从财政部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查的关于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中看到这样一句话:研究制订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方案。正当业内人士认为改革可能无法进一步推进的时候,在2017年两会期间,记者从财政部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的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报告以及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中看到了这样一句话:研究制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整方案。

时间不等人。短短20个字改变了国家基本养老保险统筹的思路。

但是,由于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不可能一蹴而就,最好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整制度入手,通过转移支付和中央调整基金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拨款和调整。在此基础上,尽快实现国家总体规划,逐步形成中央和省级政府职责明确、分级负责的资金管理体系。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除北京、上海、天津等省市真正实现了省级基本养老金统筹外,其余地区大多采用省级调整制度。

中央养老基金作为一种风险调节基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分担风险。同时,调节基金制度作为社会保险制度的一部分,具有再分配的性质和功能,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公平性和互助性,是国家总体规划实现前的过渡性计划。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央调节基金制度的建立意味着国家的总体规划终于开始了。

过去,郑功成曾反对调整制度,因为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计划。

目前,人们认为,与其追求一步无法实现的目标,不如支持尽快开始实现目标的步伐。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2017年,企业养老保险基金收入为3.27万亿元,支出为2.86万亿元。本期余额4187亿元,累计余额4.12万亿元,累计余额可支付17.3个月。因此,保证付款没有问题。

然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军(You Jun)也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速,确实给整个保险体系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重大挑战。

在这种背景下,建立中央调节制度是一种可行的途径。

“存量+增量”全覆盖集合建立中央调节基金制度的建议已在一年内研究制定。

那么,你如何接受这3%?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近年来,基本养老基金收入的增长率明显低于基金支出的增长率。同时,随着中国老龄化社会的推进,养老基金收支矛盾可能会更加突出,各省养老基金之间的矛盾也陷入日益突出的困境。近年来,养老基金“入不敷出”的省份数量迅速增加。

例如,2014年,河北省、黑龙江省和宁夏省无法维持生计。2015年将扩展到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6个省。2016年,这一数字将增加到7个,即黑龙江、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和青海。

其中,黑龙江省不仅未能弥补当期收入,而且累计拖欠余额达232亿元。2017年,中国十多个省份无法支付养老金收入。

一些专家甚至表示,如果扣除政府的财政补贴,全国20多个省(区、市)目前存在资金缺口。

此外,地区之间的差距也相当明显。例如,2017年,仍有许多地方的养老金累计余额高达数千亿元。这种巨大的差距在中国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而且还在上升。

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是否会将资金转移到没有收到足够资金支付本期支出的地区?不同地区的基本养老金存量差异很大,应该按照存量还是按照每年的收缴增量上缴?“中央政府筹集调整资金的前提是,上缴资金的单位有资格并有权享受中央政府调整资金的调整,也就是说,只有在有义务的时候才有权利。

因此,全国各省、各统筹单位在中央调节基金移交问题上待遇平等,实行3%的移交比例也是公平的。

例如,黑龙江省,如果因为养老保险制度已经失效而减少了对中央政府的支付,那么它将在减少支付的同时受益于调整基金的转移支付,这是不公平的。

“董登新说,至于资金到达后如何使用,中央政府将有一个原则,例如,可以让一定数量的资金向养老金支付相对困难的地区倾斜,并加大对转移支付的支持力度。

就征缴基数而言,董登新主张实行中央调节基金全覆盖征缴,即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存量和增量部分全覆盖,做到不漏省、不重复征缴。

具体来说,根据截至2017年底的数据,各省积累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余额将一次性提取3%,然后从2018年开始改为增量提取,即按照当年缴费的增量部分提取3%,不包括当年的财政补贴部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