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地理纪录片讲述了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头部移植竞争

华盛顿1月6日讯——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将于本月底播出纪录片《第一次头部移植》,讲述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科学家为率先实现头部移植而展开的竞争。

在前苏联时期,莫斯科郊外的森林里有许多医学研究实验室,这些实验室被认为是绝密的。有武装警卫守卫着大门。如果有人擅自闯入他们,他们有权开枪杀死他们。

1954年2月的一个寒冷早晨,几名记者意外地被叫到这里。

实验室大门打开,外科医生弗拉第米尔-迪米科霍夫走了出来,他带在身边的一个“怪物”立刻引起了记者们的注意。实验室的门开了,外科医生vladimir dimir Kokhov走了出来。他带来的一个“怪物”立即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这是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怪物。它是一种双头怪兽,通过将小狗的头和上身移植到獒犬的头和身上而形成。

米蒂·科科夫的助手带来了一碗牛奶,怪物的两张嘴深深地伸进碗里,同时贪婪地吃着。来访的记者盯着他面前的一切,眼里充满恐惧。

这只双头狗实际上是冷战科学家发起的科学竞赛的产物,目的是完成第一个从头移植案例。

米蒂·科科夫和他的美国对手罗伯特·怀特是这场比赛的两个主要选手。

米蒂·科科夫是苏联英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因在红军医院高超的医疗技能而闻名。

战后,斯大林命令德米特里·科科霍夫(Dmitri Kokhov)和其他苏联医学精英与西方医学竞争。

他们在莫斯科郊区的秘密实验室工作,可以随意进行各种实验来寻找延长人类寿命的方法。

米蒂·科科霍夫认为人类器官如心脏和肺可以移植。当时,这种操作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他做到了。

米蒂·科科夫喜欢在深夜工作,那时他可以移植狗的心脏和肺等器官。

他的工作为20年后南非医生克里斯蒂安·伯纳德的第一次人类心脏移植奠定了基础。

米蒂·科科夫并没有就此止步。他决心证明任何人体器官都可以移植,甚至大脑。

最后,他决定向自己发起一个新的挑战——创造一只双头狗。

他和他的助手们将一只小狗的上半身移植到一只成年獒的体内,并缝合它们的血管和气管。

黎明时分,米蒂·科科夫和他的助手惊喜地看到他们创造的怪物奇迹般地“醒来”。

首先狗醒了,开始打哈欠,然后程奥也醒了。他迷惑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身上的狗的头,试图把它摇下来。

当时,美国杂志《时代》也对此进行了报道,文章也含糊地透露了其羡慕。

六天后,双头怪物死了。

虽然只有六天,但这足以让美国人感到不安。

不久之后,美国也有了自己的激进移植项目,由怀特领导。

怀特是一位才华横溢、雄心勃勃的脑外科医生,他和米蒂·科科夫一样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美国政府帮助怀特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县医院建立了一个大脑研究中心。他白天治疗各种脑损伤的病人,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动物身上。

1964年,怀特将一只狗的大脑(而不是整个头部)缝在另一只狗的脖子下面。他设法让移植的大脑存活了几天。

这是一个重大突破,但同时也提出了一个新问题:离开自己身体的大脑能思考吗?怀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斯大林死后,苏联和西方开始加强经济技术合作。怀特被邀请进入苏联科学家的实验室和手术室。

在苏联,怀特获得了新的灵感。

苏联科学家使用生命支持机器将一个被砍下的头“活”几天,即使这个头没有移植到另一只狗身上。

此外,狗的头做出了有意识的反应,当它看到光时眼睛会眨一下,当它听到声音时耳朵会竖起来。

从苏联回到美国后,怀特想在迪米特洛夫双头怪兽实验的基础上做进一步的尝试:用另一只动物的头代替一只动物的头。

怀特花了三年时间准备。1970年3月14日,他用两只恒河猴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真正的头部移植。

手术后,他和他的助手们紧张地等待猴子在换头后醒来。

猴子睁开眼睛,一个助手把手指放进嘴里,他用牙齿咬了一口。所有的人都开始欢呼。

然而,怀特清楚地知道手术有一个很大的缺陷。作为手术的一部分,猴子的脊髓受损,颈部以下的身体瘫痪。

怀特没有机会进行进一步的实验。

他的猴头菇移植公开后,受到了各界的强烈谴责。他和他的家人甚至必须得到警察的保护才能正常生活。

发表评论